翻頁   夜間
靈域小說網 > 穿成暴發戶的前妻[穿書] > 148、番外(三)

148、番外(三)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靈域小說網] http://www.bdfpjh.tw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();    舒顏也好, 方澤宇也好, 就是平常對天寶最嚴的菁菁都沒問天寶到底發生了什么事,就當他真的出國玩了一趟。

    當然了, 作為父母不可能真的一點都不關心,不直接問天寶,但是他們可以從別的途徑知道他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當初天寶去了c國,方澤宇讓那邊的人幫忙照看天寶,所以對于他發生了什么事情他們有個大概的了解。

    “我剛剛打電話問過了,天寶到了c國就跟劉思成分開, 直接去學校找他女朋友,他女朋友并沒有出來見他,天寶等了兩天才愿意出來見他一面, 一起來見他的還有她新男朋友, 年底就訂婚, 等他們畢業就結婚?!?br/>
    也就是說天寶失戀了。舒顏可惜的搖了搖頭,從初二到高三,差不多也快5年了,還以為他們能夠修成正果呢。沒想到還是逃不過畢業就分手的魔咒。

    “沒關系,這小子才幾歲, 過些日子就好了?!?br/>
    本以為大大咧咧的天寶很快就會走出來, 結果整天關在家里, 越來越沉默,意志消沉,郁郁不振, 方澤宇看不下去了,找了老領導直接把他扔部隊去了。

    “本來就因為分手想不開,再把他扔部隊里,這會不會?”舒顏有些擔心。

    “我瞧著就是因為沒吃過苦,放心吧,等他到部隊了就沒空想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。男孩子就該進去鍛煉幾年出來,到時候就知道擔當了?!狈綕捎顠吡艘稽c旁邊低著頭吃飯的小寶,“你也是,等你上大學了也給我進去鍛煉兩年?!?br/>
    小寶剛想反對,看到媽媽的眼色馬上不說話了,爸這會心情不好,還是不要觸霉頭比較好。

    天寶休學去了部隊,菁菁整天忙得見不著人影,就連小寶也是每天上學還要去練習唱歌跳舞,家里最閑的好像就是舒顏和方澤宇。

    不對,最閑的是舒顏,方澤宇要去公司,舒顏給手機公司請了一個職業經理人,顏雪這邊有胡瑞雪和菁菁,他只是偶爾去這兩家公司開開會,就沒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她現在有些理解為什么家長老愛催孩子結婚,不弄個孫子孫女玩玩實在太無聊了。

    將目光挪到菁菁身上,正在吃飯的菁菁頓時汗毛豎起。

    “媽,我吃飽了,下午有個重要的會議,我先過去了,”

    跑出門,菁菁擦了一把虛汗,媽媽剛剛的眼神太可怕了,得給她媽找點事情做才行。

    然后菁菁給舒顏開了一家養身會所,在南城的郊區,類似度假山莊,莊園里種滿了各種鮮花,附近的地也包了下來,種各種瓜果蔬菜,可以自己采摘做飯,后山還有溫泉,反正休閑娛樂度假都有了。

    這些年舒顏也認識不少女強人和富太太,信息群發過去,個個都過來辦個卡捧場,來了就發現這地方真的不錯,散心可以,談生意也行,這里成了這些女人私密會所,在這里喝喝茶,聊聊天,泡個澡,做一下美容,回去前可以去采摘園采摘一些純天然的瓜果蔬菜帶回去,家里人還夸好。

    有事情做時間過得就很快,也沒空整天胡思亂想,菁菁很是松了口氣。

    舒顏忍不住和方澤宇笑道:“我就開個玩笑,瞧把她嚇得?”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把孩子嚇得不輕,下回別開這種玩笑了?!狈綕捎顡u頭,“菁菁大了,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咱們做父母的參考一下就行,別太插手他們的生活?!?br/>
    “這我還能不知道嗎,只是有時候忍不住擔心,菁菁都多大了,還沒談過戀愛,我很怕是因為我離婚而造成了她恐婚?!?br/>
    那時候天寶還小,什么都不懂??墒禽驾家呀浻浭铝?,她其實什么都知道,再加上周邊不少人失敗婚姻的例子,舒顏很怕她受到影響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菁菁比你想的要強大勇敢的多?!狈綕捎钣X得舒顏還停留在菁菁小時候,實際上膽小怯懦的小姑娘早已經在不經意間長大了。

    天寶一走就是兩年,連過年都沒回來,要不是偶爾還有幾個電話,舒顏都要擔心失聯了。

    天寶要回來,舒顏翻來覆去一晚上沒睡覺,一大早就鬧的方澤宇起來去接天寶。

    “現在才5點,天寶要下午3點才到,會不會太早了?”方澤宇無奈的說道。

    好像是有些早了,舒顏看了一眼時間,可躺著也睡不著覺,干脆起來把天寶的房間再打掃一遍,再去廚房看一看準備好的菜,都是天寶愛吃的。

    剛吃過午飯,舒顏就拉著方澤宇還有菁菁小寶去火車站接天寶。

    板寸頭,皮膚黝黑,一件簡單的黑色t恤,牛仔褲,黑色球鞋,陽剛利落的天寶站在舒顏面前,微紅著眼眶,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媽,我回來了?!?br/>
    “你還知道回來?一走就是兩年,中間也不知道請個假回來一趟?!笨吹絻鹤?,舒顏眼淚刷一下就下了,從到了這個世界之后,他們從來沒有分開過這么久,“長高了,人也精神了?!?br/>
    “嗯,不錯?!痹絹碓礁呃涞妮驾伎隙ǖ狞c了一下頭。

    “姐?!碧鞂毧吹捷驾?,笑中帶淚,轉向小寶,抬手揉了揉他的頭發,“你小子長得也太快了,都快比我高了?!?br/>
    “發型,發型沒了?!毙毝汩_天寶的手,理了理自己的頭發,聽到天寶說他的身高,得意的昂起頭,“明年我就比你高了?!?br/>
    舒顏抬手拍了他一下,“別得瑟,這次成績退步了很多,如果再考成這樣,就不許你去跳舞了?!?br/>
    小寶揉著頭嘟著嘴,一直嘀咕著媽媽偏心。

    大姐和二哥想做什么都可以,怎么到他這里就不行了。

    回到家,舒顏對天寶那叫一個慈母,又是幫他拿拖鞋,又是帶他去房間洗漱,就差沒去洗手間幫他洗澡了,看的小寶酸氣直冒。

    “爸,你看媽,她是不是偏心?一點都不公平?!?br/>
    方澤宇斜了他一眼,“我看就是對你太好了,現在都敢在背后說媽媽壞話了?!?br/>
    小寶趴在沙發上,徹底歇菜。他怎么會跟老婆奴談論他老婆的問題?自找罪受。

    經過兩年鍛煉,天寶明顯成熟了很多,整個人精神奕奕,再不見當兵前那意志消沉的模樣。

    “你接下來是馬上回去上學,還是先玩一段時間?”天寶已經20歲,是大人了,有些決定應該他自己來做。

    “我打算直接回學校上學?!碧鞂毘聊?,“爸,媽,對不起!讓你們擔心了?!?br/>
    “臭小子,跟自己爸媽有什么好道歉的?!笔骖伩粗?,眼眶濕潤。

    “是我讓你們擔心了?!碧鞂毿π?,他現在覺得自己以前挺幼稚的。

    “每個人都需要經過成長,只是你比別人更早經歷了?!笔骖伆参克?。

    “你們果然知道?!碧鞂氁婚_始以為自己瞞得很好,等去了部隊之后,才慢慢的想清楚,他那點事情怎么可能瞞得過爸媽,就算瞞得了媽媽也瞞不了爸爸。

    “好了,事情過去了就過去了。剛回來也別急著馬上去學校,先玩幾天?!狈綕捎罱o天寶夾了一筷子菜。

    說是在家休息,天寶根本閑不住,一大早就起來去跑步,不是一般的那種,起碼得有10公里了?;貋碇笥秩ソ∩矸垮憻?,舒顏還看到他打拳,虎虎生威的那種。

    舒顏也不知道方澤宇把天寶送到哪個部隊去了,總覺得不是普通的部隊,問方澤宇幾次他都不說,感覺很厲害的樣子。

    在家歇了一個星期,天寶就去學校上學了,課余時間就去公司學習。

    手機公司越做越大,舒顏只把握一下大方向,另一個合伙人是搞技術的,他管技術部,所以主要是交給職業經理人來管,但是公司終歸是舒顏的,她擁有百分之五十七的股份,實至名歸的大股東,大老板,以后這些股份會轉到天寶名下,他就是大股東,大老板。

    他作為老板,不可能什么都不懂,所以和當初的菁菁一樣,從基層做起,一點點學習。

    天寶回來了,舒顏放下一大樁心事,現在要擔心的就是小兒子。最近老嚷嚷著要去h國當練習生,差點沒把舒顏給氣死。

    “咱們華國那么大,還教不了你了?還要跑到別的國家去學什么唱歌跳舞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不一樣,和我一起學跳舞的兩個朋友都去了,他們跟我說那邊接受的訓練更系統,能學習到更多東西?!毙氄裾裼性~。

    “你好好上學,考上北城的電影學院,或者音樂學院,等出來了媽給你投資拍電影出專輯,不比去h國好?”舒顏覺得方澤宇說得對,就是過得太滋潤了,有捷徑要自己出去闖蕩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現在喜歡唱跳?!?br/>
    “我看你是閑著沒事干,等你考上大學,畢業了成了明星,一樣可以去唱跳,干選擇練習生這么辛苦的路?現在過的太好了要找點苦吃一吃?”舒顏覺得他腦子有坑。

    天寶的成績很好,北城大學都不成問題,既然這樣,為什么一定要選擇練習生這個路走呢?

    就算是娛樂圈,如果你拿個北城大學的畢業證,那也是會被人高看一眼。

    舒顏一向比較開明,主張讓孩子選擇自己喜歡走的路,但是也不能讓他胡亂的走,掰開了揉碎了跟他說一些明星光環外的東西,只是這么大的孩子就是叛逆期,你不讓他做,他偏偏要做。不讓他做就是阻礙了他的夢想。

    方澤宇可沒有舒顏這樣的耐心,又不是女兒,兒子就該摔摔打打的糙養,不是想當練習生,行,先在國內當,如果國內都堅持不下去,還談什么去國外。

    正好有個一直合作的娛樂公司,他們也在招那個練習生,方澤宇直接把小寶扔過去,不表明身份,也不許他說出自己的身份,讓那邊該怎么辦就怎么辦。

    僅僅一星期,舒顏私下去看小寶,瘦了一圈。

    “這樣太苦了,要不我去帶他回來?”舒顏心疼了。

    “那小子犟的很,你去了也帶不回來。再說苦點怎么了?天寶在部隊更苦?!币皇悄昙o太小,方澤宇直接給扔到部隊去。

    天寶那部隊可是他的老部隊,訓練強度他最清楚,在那邊兩年從來沒打電話回來喊苦喊累過,小寶這點又算得了什么?

    小寶也硬氣,從不跟舒顏喊苦,只說好,只是夜深人靜的時候還會后悔一下,揉一揉眼睛。

    天寶大三這年,菁菁突然帶了個男人回來,怎么說呢,長的白白凈凈的,書生氣很足,可是一看就是很奶的男生,這樣的人和氣勢十足的菁菁站一起真的一點都不搭。

    “你認真的?”舒顏一直以為菁菁會找個霸總,沒想到會找個小奶狗。

    “媽,我性格你也是知道的,不喜歡屈居于他人之下,能力不錯的男人又不喜歡女人太強勢,林旭的性格正好和我互補,外表也是我喜歡的那種,所以我覺得挺好的?!陛驾挤浅G宄约合胍裁?。

    林旭確實不錯,舒顏開始還以為他是大學生,沒想到他都已經研究生畢業好幾年了,現在是南城大學的老師,他父母也是南城大學的老師,算是書香門第,難怪滿身書香氣。

    通過了解,發現他并不像外表看的那么稚嫩,相反是個很暖,很有情調的男人。會督促菁菁早睡,拉著她一起運動,會做飯給菁菁吃,在菁菁壓力大的時候,會拉著她出去散心,給她準備驚喜,反正是丈母娘看女婿,越看越喜歡。

    “你們什么時候訂婚?”舒顏催促。

    “再等等,你還怕我對林旭始亂終棄???”菁菁啃著蘋果,開玩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怕那么好的,男人被別人搶走了?!笔骖伆琢怂谎?,“遇到喜歡又對你好的不容易,趕緊定下來?!?br/>
    “媽……你有空操心我,還不如操心一下天寶?!?br/>
    “天寶怎么了?”

    這幾年可以說天寶是最不讓她操心的一個了,難道出什么事了?

    “吳蕊回來了,一個人回來的,聽說畢業前跟她那個未婚夫分手了,現在還是單身一個人?!眳侨锞褪翘鞂毜男∨笥?。

    如果她已經訂婚了,那天寶當然不會有什么想法,可現在是單身一人回來的,天寶會不會對他舊情復燃?

    “你弟弟你還不知道?不會吃回頭草的?!?br/>
    馬上,舒顏就被打臉了。

    “媽,你看那是不是天寶?”菁菁挽著舒顏的手,抬抬下巴,示意舒顏看過去,“他對面那個就是吳蕊,你不是說天寶不會吃回頭草嗎,你瞧?”

    舒顏皺了下眉,“咱們換一家餐廳吧,這事咱們都別管?!?br/>
    天寶今年有23了,不小了,他自己不求他們幫忙,舒顏就讓他自己處理。

    天寶經過幾年恢復,皮膚變回白色,長相酷似舒顏,偏秀氣,不過一對劍眉讓他不至于女性化,相反很硬朗。

    “沒想到當年的事情對你影響這么大,會讓你休學兩年,對不起?!眳侨锫氏日f道。

    幾年不見的人突然出現在眼前,天寶本來以為自己會憤怒和質問,真面對面坐著,他突然釋然了,什么都不想問,因為不愛了。

    “當時是受到一點影響,我爸看不過去,把我扔部隊去了?!碧鞂毢芴谷坏恼f道。

    吳蕊挑眉,越是坦然,說明天寶越是不在意以前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“還是很抱歉,但是……我并不后悔?!眳侨飻囍Х?,“當年我家里生意出了點問題,需要大筆資金,玩家愿意幫這個忙,條件是我跟他們小兒子訂婚,我同意了?!?br/>
    都說女孩子成熟的比男孩子早,這是真的,吳蕊一直清楚家里好她才能好,所以家族需要她幫忙的時候,他會義無反顧。

    “那為什么不跟我說?!眿寢岆m然沒有把股份轉給他,但是他名下有不少不動產和現金,這些可能不夠,但是他只要開口,相信爸媽都會幫忙。

    吳蕊搖頭,“那個字數太大了。何況你家就是靠著胡家,還不是本家,只是在胡瑞雪那里參了點股,你能幫我什么?”

    “誰跟你說的?”天寶皺眉,“我媽和胡姨是合伙開公司,一人一半?!?br/>
    吳蕊苦笑,“當時他們都這么說,后來我知道了?!?br/>
    所以家里出事了,她當時就沒想過找天寶幫忙,等知道了的時候,都已經和王家訂婚了。

    天寶抿了一下唇,“現在說這些也沒用了,你這次回國還出去嗎?”

    “不出去了?!眳侨锪昧艘幌骂^發,“我準備進家里的公司實習,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對服裝行業不感興趣,現在在一家手機公司里上班?!?br/>
    吳蕊皺了下眉,“聽說你姐姐在管,你……我覺得你還是進顏雪比較好?!?br/>
    言下之意,就是怕公司被他姐姐拿走,讓天寶不要大意。

    “我們現在這關系,說這些不太好吧?”

    吳蕊的面色不是很好看,覺得自己真被當成驢肝肺。

    晚上回到家,天寶見媽媽和姐姐都在,笑道:“你們今天在餐廳見到我,怎么不打聲招呼就走了?!?br/>
    “你看到了?”舒顏仔細觀察天寶的神色,“那個……那姑娘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我以前的女朋友?!碧鞂毢眯?,“早過去多少年的事情了,我早想開了?!?br/>
    沒過多久,天寶交了個新的女朋友,是小他一屆的學妹,很爽快的一北方姑娘,這又是和舒顏想的不一樣,舒顏以為天寶喜歡柔弱或是可愛的姑娘。

    “所以咱們想的和孩子們想的是不一樣的,他們的事情咱們不要管最好?!狈綕捎钜娛骖佇箽?,好笑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沒想著管,就是兩個孩子選的人都和我想象中的出入太大了?!?br/>
    “別想了,想想咱們今年去哪旅游?”

    整個華國都差不多被他們跑遍了,國外一些知名的地方也被他們玩遍了,所以現在要么去一些小眾的地方,要么去一些地方二刷。

    最后兩人又跑去海邊的別墅去了,這地方清靜,自在還浪漫。

    天寶大學畢業一年,他女朋友畢業了,在這天正式和他女朋友求婚,并且求婚成功。

    “我還沒跟我爸媽說呢,你這也太突然了?!眲㈨嵄е鞂毜母觳?,抬手看著戒指,露出幸福的笑容,“不過我爸媽很開明的,只要是我喜歡的他們都會同意,何況你這么優秀?!?br/>
    “也就你覺得我優秀了?!碧鞂殢膩頉]有將自己的家事告訴劉韻,倒不是故意隱瞞,只是覺得沒必要刻意去說,是他們兩個人談戀愛,又不是他們的家世談戀愛。

    都求婚了,肯定要見一見雙方的家長,天寶帶劉韻回家,劉韻看到小區的名字嚇一跳,“你家住這里?”

    “對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這小區很貴,你們家很有錢嗎?”劉韻是很開朗大方的人,想什么就問什么。

    “還行吧?!碧鞂毾肓讼?,他們家應該算有錢的。

    “我爸媽是很普通的工薪階層,你們家條件這么好,你媽媽會不會看不上我?”劉韻突然擔心了。

    “你現在擔心會不會晚了?”天寶好笑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不晚,如果你爸媽看不上我,那我們就搬出去住,我寧愿租個房子蝸居,如果你爸媽對我好,那我們住一起,我跟你一塊孝敬你爸媽?!?br/>
    天寶捏了一下她鼻子,“放心吧,不能叫你蝸居?!?br/>
    知道天寶要帶未來媳婦回來,舒顏一大早就開始準備,早讓那小子把人帶回來了,一直拖著不讓見,結果等求婚成功了才帶回來,誰家孩子這么辦事的。

    劉韻忐忑的跟著天寶進了家門,小心的打量了一下,沒想到還是復式的,沒聽說過這個小區有復式樓,估計是買下兩層樓打通,一層起碼有一百八十平米,兩層就是三百多平米,這么大的房子,還是這個小區,天寶家得多有錢,怕不是億萬富翁吧?

    “你就是小韻吧?快進來坐?!笔骖伒闪颂鞂氁谎?,“還杵在這里干嘛,趕緊給小韻拿拖鞋?!?br/>
    “謝謝伯母,我自己拿就好?!眲㈨嵭⌒牡目戳搜凼骖?,也太年輕了,看著才三十來歲的樣子,怎么都不像有這么大孩子的媽。

    “到這就到自己家了,千萬不要客氣?!笔骖伬鴦㈨嵉娇蛷d坐下,越看越喜歡,“我原來是西城人,也是北方人,在南城咱們就是老鄉,你不用拘謹,平時怎么樣就怎么樣,我肯定不會誤會?!?br/>
    “伯母是西城人?”聽舒顏說自己是西城人,劉韻眼睛一亮,“我媽也是西城人?!?br/>
    “瞧瞧,這真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,咱們這么有緣分,注定要成為一家人?!笔骖伬鴦㈨嵳f話,越聊越喜歡這姑娘,她自己是個干脆爽快的人,也喜歡爽快的小姑娘,不然有什么話憋在心里讓她猜來猜去的,她也累的慌。

    中午,家里其他成員陸續回來,劉韻見到了天寶的姐姐和爸爸,聽說他弟弟在加娛樂公司當練習生,很少有時間能回來。

    “多吃點,別客氣?!笔骖亷椭⒘艘煌霚?,“想吃什么就跟蘭姨說,讓她給你做?!?br/>
    “這里都是我喜歡的,謝謝伯母?!彼齽倓偪吹揭蛔雷佣际撬矚g吃的菜的時候,就知道伯母肯定問過天寶了,會問還會這么準備,說明她真的歡迎她。

    “那就多吃些?!?br/>
    吃完飯,舒顏擔心他們在劉韻會不自在,讓天寶帶她到自己的房子去玩。

    跟著天寶出門進了電梯,劉韻還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“你媽不是讓那我去你房間,怎么出來了?”

    “是我們的婚房,我帶你上去看看?!碧鞂殠狭鶚?,“這里有兩間,左邊這間是咱們的,右邊那間是我弟弟的,樓上一整層都是我姐姐的,沒辦法,我爸媽都偏心姐姐?!彪m然這么說,但是天寶一點沒覺得他們偏心姐姐有什么不對。

    劉韻當然看出自己的未來老公不是真的抱怨,她現在震驚的是六樓和七樓也是天寶家里的。

    天寶的婚房只是簡裝,說是等未來新娘來決定裝修風格。

    見了男方的父母,當然要去見女方父母,為表誠意,舒顏和方澤宇一塊過去了。

    女方父母如她說的那樣開明,見劉韻真心喜歡,天寶也不錯,他們就同意了一半,等見了舒顏和方澤宇,他們就什么都不擔心了。

    “我這女兒說話太直,以后還想親家母多擔待?!?br/>
    “我就喜歡說話直來直往的,爽快?!笔骖佌嫘膶嵰獾恼f道:“我們和小兩口是分開住,我管了他這么多年,可不想再管了?!边@是告訴女方媽媽,她以后不會插手小兩口的事情。

    這樣一來,劉韻媽媽就更放心了。

    晚上,母女倆一起睡覺,劉韻媽媽抱著劉韻,“你那公婆瞧著是好的,天寶也不錯,但是在過日子總有磕磕絆絆的時候,雖說說你婆婆不介意你說話直,但是你不能真的沒腦子亂說話,有些話該說就說,不能說千萬別說。婆婆和媽是不一樣的?!?br/>
    “媽……”劉韻抱著媽媽突然很想哭。

    劉韻嫁給天寶之后,發現舒顏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相處的婆婆,真的拿她當女兒疼,公公話不多,卻對她很好,天寶體貼溫柔,大姑子拿她當妹妹,小叔子拿她當姐姐,再沒有更順心的婆家了。

    唯一讓她苦惱的就是,家里的錢好像太多了。

    比如現在,她震驚的發現,自己大姑子竟然是顏雪的總經理,才知道顏雪是婆婆和胡姨合伙創辦的。

    然后她還發現,她老公在的那家公司,竟然也是婆婆的。

    “龍騰是婆婆創辦的?”她還是不敢置信,龍騰啊,華國民營企業的驕傲。

    “對,現在給我了?!?br/>
    “嘶!”天寶倒吸一口涼氣,“你謀殺親夫??!”他揉著腰,肯定被擰青了。

    “這些你之前為什么都不告訴我?是怕我貪圖你的錢財嗎?”劉韻盯著天寶,他要敢說一句是,她就擰死他。

    “當然不是,就是覺得沒必要刻意說?!碧鞂毐ё±掀?,笑道。

    “姐姐和你都有公司,那小寶呢?”總不能公司被姐姐和哥哥搶了,所以要去當明星吧?

    “不是,我爸還有一家公司,那個給小寶,不過小寶不喜歡做生意,硬是要去當什么明星,把我爸給氣的,差點沒打死他?!?br/>
    “你胡說,我瞧著爸很講道理?!眲㈨嵅恍?。

    “那是因為我媽攔著,不然真打了?!碧鞂毞藗€白眼,講道理是講道理的,但講不通的時候,他就不跟你講道理了。

    他們結婚一年后,順利的生下了一個小公主,把舒顏和方澤宇高興壞了。

    作者有話要說:  正式完結了,謝謝一直支持的親,么么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北京快乐8骗局全过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