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靈域小說網 > 超牛女婿 > 狗哥新書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靈域小說網] http://www.bdfpjh.tw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各位鐵子,狗哥回來了。新書已開,大家站內搜索【戰王歸來】就能看了。

    ..............

    “餓死我了......”

    夜深,夏宇小心翼翼的從房間溜出來,在廚房一番尋找,最終咬著牙把垃圾桶的剩飯拿起來,紅著眼睛往嘴里放。

    剛要吃進去,食物被人從后面一腳踢開。

    “夏宇,你是狗嗎?連垃圾都吃?你真是廢到無可救藥了,連條狗都不如??!”

    夏宇緩緩站起來,看著不知何時出現的美嬌妻林雨欣,無奈道:“誰讓你們不讓我吃飯,我又沒錢,難道要餓死嗎?!”

    “呵,還不是你自找的?誰讓你非要做倒插門?”林雨欣冷眼道:“餓死你也是活該,滾出去,我不想再看見你這個垃圾?!?br/>
    “雨欣,你爸媽那樣對我就算了,連你也這樣?!”夏宇失望道。

    “滾出去,我懶得跟垃圾說話,還有,不要再回我房間,你不配??!”

    林雨欣陰著臉走回房間,對夏宇厭恨到了極致,不知爺爺怎么想的,非讓這個窩囊廢當自己的丈夫,讓自己被人說三道四,丟人現眼,在親戚朋友面前抬不起頭。

    現在,她恨不得讓夏宇去死,這個毀掉自己一生的窩囊廢、垃圾??!

    夏宇被趕出去,身上除了一部手機,什么都沒有。

    茫然坐在無人的街道上,期盼著這種操蛋的日子,什么時候可以結束。這個倒插門當得快瘋了,天天忍受著林雨欣一家人各種白眼和謾罵,像個廢屌一樣茍活,他不知自己還能忍多久。

    忽然,一輛瑪莎拉蒂快速飛奔過來,停在夏宇前方,車里下來一名風度翩翩的青年,戴著名表,衣著華麗,這是個能讓所有拜金女瘋狂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零號??!”

    青年徑直來到夏宇面前,竟滿臉尊敬的鞠躬,神情莊重。

    “有錢嗎?借我兩百塊吃飯?!毕挠顭o奈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青年不可思議的看著他,北境之王,在雇傭界擁有至高神地位的頭號戰王,居然和他借兩百塊吃飯?忍不住疑惑道:

    “零號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被趕出來,一天沒吃東西了?!毕挠钣魫灥?。

    “我去碾碎了他們??!”

    青年捏著拳頭,憤怒的朝林雨欣家的方向走。

    “站住,拿錢滾蛋?!毕挠畈荒蜔┑暮鹊?。

    青年嚇得渾身一震,老實拿出兩百塊錢給他,臨走時還是忍不住問道:“零號,為什么要過這種生活?”

    “我他媽也想知道為什么,快滾?!毕挠顡]手道。

    青年不敢再墨跡,灰溜溜的離開。

    夏宇看著手中的兩張鈔票快哭了,‘想我北境之王,竟落到這個地步,老爸,你腦袋是不是被驢踢了?’

    ‘十五歲送我去戰亂之地自力更生,我帶著戰王的榮譽歸來,本以為迎接我的是家庭溫暖的港灣,但還沒進家門呢,你就說給我許個漂亮的婆娘?!?br/>
    “然而,倒插門就算了,還把老子嫁到這么勢利眼的家庭,老子是你兒子嗎?!”

    夏宇越想越憋屈,暗暗發誓,等哪天他求自己回去的時候,非得好好出這口惡氣。

    次日,夏宇回去的時候,岳母李桂花火氣下了不少,可還是對他鼻子不是鼻子,臉不是臉,對此他習以為常,老實躲到房間里。

    晚上吃飯,一家人都在商量給家里的老爺子送什么禮品。老爺子雖然早已退休,但仍掌握著家族大權,其子女眾多,所以每個人都想討好。

    林雨欣一家自然也想抓住這次機會,好好表現一番。

    林家雖然算不上頂級豪門,可老爺子壽辰,商界名流還是前來祝賀。

    林家老宅外面,停滿了豪車。

    “呵,雨欣還好意思帶這倒插門來,真不嫌丟人啊?!?br/>
    “說什么呢,倒插門那就是咱們林家人了,當然得來?!?br/>
    “今天這么多客人,這廢屌出現,不知多少人笑話咱們林家呢,媽的,看他就來氣?!?br/>
    夏宇隨林雨欣一家進來的時候,遭受了不少異樣的目光,那是鄙夷、嘲諷、挑釁。

    夏宇低頭始終不語,但林雨欣和父母,都感到十分羞愧,恨不得踹死這倒插門。

    尤其是林雨欣看見家族姐妹那些嘲弄的眼神,心里更不是滋味,她是林家公認最漂亮的女人,豪門公子追她的人數不勝數,曾經讓多少人羨慕。

    本以為她嫁得最好,卻不知老爺子怎么想的,讓夏宇入贅成為自己的丈夫,一夜之間,她淪為深城笑柄談資。

    所以他們一家對夏宇的恨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壽宴開始,林家人爭前恐后給老爺子獻上大禮,尤其是林曼的丈夫,林家的準女婿,直接送了百萬大禮的古玩,讓老爺子眉開眼笑,夸了林曼一家好幾句。

    林曼得意的朝林雨欣看了兩眼,故意道:“姐夫,不知您給爺爺準備了什么禮物呢?”

    “我男朋友張亮的禮物價值百萬,知道你能力有限,但起碼也得送個十萬以上的吧?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看向夏宇,旁邊立即有人怪笑道:“小曼,你不是為難姐夫嘛,深城誰不知他是吃軟飯的倒插門?!?br/>
    “聽說每個月只有可憐幾百塊零花錢,還是問雨欣姐要的,十萬以上的禮物,把他賣了都拿不出來啊?!?br/>
    “哈哈.....”

    不少人轟然大笑,林雨欣一家倍感羞怒,卻又無言以對,只能陰沉的瞪著夏宇。

    夏宇不語,暗暗捏了捏拳頭。

    老爺子搖頭暗嘆,本以為當初他們給自己介紹的是一位青年才俊做林家女婿,沒想到竟是廢物,若不是報答恩情,他也想把這個凈給林家丟人現眼的廢物給踹了。

    “梁子超代表梁家,前來給林老爺子賀壽?!?br/>
    這時,外面傳來一道聲音,只見一名風度翩翩的青年帶著兩個保鏢走了進來,保鏢手里拿著禮物。

    “梁少都來了,沒想到林家面子還挺大?!?br/>
    不少人有些詫異,畢竟梁家在深城地位,可以排得上前三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林老爺子,聽聞您愛畫,特意讓人去了一趟省城拍賣行,拍了兩幅價值千萬的名畫給您當作賀禮,還望您不棄?!?br/>
    梁子超嘴角輕揚,氣派十足,讓不少林家女兒眼冒綠光。

    不過梁子超卻有意無意的看向林雨欣,林雨欣也對他笑了笑。

    這個小細節很難讓人察覺,卻被夏宇捕捉到了,不禁皺了皺眉頭,覺得他們看彼此的眼神有些不對勁。

    “千萬的禮物,果然是梁家,出手闊氣啊?!?br/>
    “看來以后得對林家刮目相看了?!?br/>
    不少人小聲嘀咕,林老爺子也是榮光滿面,起身道:“梁少爺有心了,代我謝過你父親?!?br/>
    宴會持續到十點多,夏宇這個倒插門,在今晚倒是存在感極低,一直默默伴在林雨欣身邊。

    回到家門口,剛要進去,就被李桂花忽然推了一把。

    夏宇措不及防的后退兩步,不解的看著她。

    “你這個廢物,還有臉進來嗎?剛剛在壽宴上,我們一家人的臉都被你丟進了?!崩罟鸹ㄖ钢亲恿R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進去去哪?”夏宇無奈道。

    “你他媽愛去哪就去哪,跟我們沒關系,滾得越遠越好?!绷钟晷绤拹旱牡伤谎?,進去把門反鎖。

    “.........”

    夏宇嘆了口氣,轉身走下去,郁悶的點了根煙,心情十分憋屈。

    手機忽然響了起來,見是那個不知多久沒來電的熟悉號碼,他趕忙接通。

    沒等說話,對方道:“少爺,家族即將解除對您的一切限制,從現在開始,你不但可以支配屬于自己的財富,同時可以支配家族力量......”

    電話掛斷,夏宇仍沒緩過來,良久才在心里怒吼。

    “終于解除了,老子再也不用忍受這種操蛋的日子了??!”

    他沖到銀行,可惜人家已經下班,他只能在取款機查詢自己的數額,當看見無數個零冒出來后,他知道家里沒在玩自己,終于熬過去了。

    英豪集團,被譽為深城第一豪門蕭家旗下產業。

    夏宇的駕照早不知丟哪去了,一時半會不能開車,只能買輛小電驢暫時代步。

    剛把車停好,忽然迎面傳來一道詫異的聲音:“你不是林家倒插門,雨欣的丈夫夏宇嗎?”

    夏宇抬頭看去,竟然是昨夜在壽宴上剛見過的梁子超,身后一個保鏢和女秘書,成功人士的標配。

    “還真是你,我還是第一次見有人開小電驢來這里,你是來送外賣嗎?”

    梁子超停在他面前,眼神帶著鄙夷和嘲諷。

    “我來干什么跟你沒關系吧,和你不熟?!毕挠蠲鏌o表情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?!绷鹤映⒉唤橐馑膽B度,接著譏笑道:“看樣子好像又不是送外賣,難道是找工作?”

    “英豪集團可不是一般人能進的,哪怕是最底層的員工也要經歷嚴格的考驗。不過我和蕭總關系不錯,你若肯求我,我或許可以幫你說句話?!?br/>
    “給你安排在大門當保安,或者掃地搞衛生,應該沒問題?!?br/>
    “噗呲....”

    后面的女秘書,忍不住掩嘴笑出聲,盯著夏宇好像在看一個白癡。

    “哦,謝謝,不用了?!?br/>
    夏宇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,不再理會,朝大廈走去。

    “呵,果然是個廢屌,難怪雨欣那么瞧不上你?!?br/>
    梁子超不屑一笑,昂著頭離開。

    總經理辦公室,蕭俊翹著二郎腿,愜意的品嘗著上等的龍井。

    門口忽然被推開,他臉一寒,以為是哪個不懂規矩的下屬,剛要發火,可看見進來的人,他嚇得一個激靈蹦起來,茶杯掉落在地砸碎了。

    “零...零號,怎么是你?!”

    “那么激動干什么?!?br/>
    夏宇無語的看著他。

    “你可是第一次來啊,快坐.....”

    蕭俊畢敬的請他入座,要是讓外面的人看見,估計都會驚掉下巴。

    平日里威嚴無比的蕭總,堂堂蕭家接班人,各界名流見到他都點頭哈腰的,此刻居然對一個無名青年,如此尊敬和緊張。

    可外人不知道的是,蕭家能有今天的地位,背后扶持的力量正是來自魔都的夏家。

    最可貴的是,蕭俊還是夏宇的戰友,兩人有在北境之地,浴血奮戰、同生共死的過命交情。

    “零號,是不是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沒啥事,家里解除對我的限制了?!毕挠盥唤浶牡溃骸皩α?,剛剛在樓下遇見梁子超,你和他有交情?”

    “沒什么交情,生意一點小往來,他倒想巴結我,但誰瞧得上他這種角色?!笔捒〔恍嫉?。

    在蕭俊這里,屁股還沒坐熱,手機響了起來。

    看到是林雨欣,他很詫異,結婚那么久,她還沒主動給自己打過電話呢。

    “喂,老婆,啥事???”

    “我提醒過你多少次,別叫我老婆,我想吐??!”林雨欣惱火道:“別廢話,趕緊滾回來?!?br/>
    夏宇知道她有事,也不再多待,起身離開。

    騎著小電驢,大老遠就看見林雨欣站在樓外面。

    “呵,還騎上小電驢了,你是真不知道丟人對吧?我身邊的人哪個不是開車,最次也是豐田......”

    沒等夏宇停好車,林雨欣就氣急敗壞的掐腰罵道:“算了,我也懶得說你了,反正這婚我離定了?!?br/>
    “離婚?”夏宇走過去,詫異道。

    “沒錯,離婚??!”

    林雨欣吐了口氣,然后一陣沉默,良久才直視他的眼睛,道:“離婚吧,我懷孕了?!?br/>
    “什么?懷孕?!”夏宇有點懵,緩過來才接著道:“不對啊,咱們不是....沒搞過嗎?”

    結婚一年來,夏宇每晚都是打地鋪,從入贅第一天開始,林雨欣就各種瞧不上他,兩人又怎么可能發生關系。

    但不可否認,林雨欣的姿色確實出眾,尤其每天晚上看見她穿睡裙的樣子,夏宇沒少動心,但每次都把持住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,孩子不是你的!”林雨欣面無表情道。

    “你說什么?”夏宇臉瞬間沉了下來,被綠了?

    盡管知道她不愛自己,可兩人畢竟有夫妻的名頭,她還是自己名義上的老婆,所以夏宇怎能接受自己被戴了綠帽,他可是堂堂北境戰王??!

    “反正就這么回事,我不會打掉孩子,所以離婚吧,今天就去辦?!绷钟晷啦荒蜔┑?。

    “孩子是誰的?梁子超?”夏宇陰沉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......”林雨欣才意識說漏嘴,干脆承認道:“沒錯,就是梁子超?!?br/>
    “為什么?離婚了總要給我一個解釋吧?”

    林雨欣冷哼道:“為什么你不知道嗎?難道你看不出我早受夠你了嗎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天天面對一個廢物是什么心情嗎?知道看著那些比我差千萬倍的女人,身邊都有優秀的男人保護,我多難受嗎?”

    “我比她們都漂亮優秀百倍,憑什么守著你這個窩囊廢?你他媽生活費都是我施舍給你的,你配得上我嗎?!”

    “而子超,是深城杰出青年之一,只有像他那樣優秀的男人,才能配得起我林雨欣,至于你,連給他擦鞋的資本都沒有,懂嗎?!”

    連串難聽的話噴出來,可見林雨欣對他有多深的怨恨,憋了多久,她根本不考慮夏宇的感受。

    換作任何一個男人,估計都會深受打擊。

    夏宇臉色陰沉,道:“所以確定要離?你知道自己錯過的是什么嗎?”

    “呵,你想說我錯過你這個窩囊廢嗎?那應該是件大好事吧?!绷钟晷雷I笑道:“離,現在就去離??!”

    “好吧,如你所愿,希望你真的不會后悔?!?br/>
    夏宇瞇著眼睛,爽快得讓林雨欣有些錯愕。

    這垃圾不應該懇求自己嗎?或者趁機要一筆分手離婚費。

    一路無言,甚至從民政局辦完離婚證,夏宇加起來都沒說過五句話。

    但看著手里的離婚證,林雨欣有種解脫的感覺,心情好了些,對夏宇怪氣道:“離開我,你會餓死嗎?”

    “誰知道,或許會過得比你更好呢?”夏宇似笑非笑道。

    見他這副德行,林雨欣滿是不屑,道:“看不出你原來這么樂觀,但你肯定會失望?!?br/>
    “我現在懷了子超的孩子,過不了多久我們就會結婚,那時我就是梁太太,也能成為林家地位最高的女人?!?br/>
    “我想要什么有什么,而你,沒有我提供生活費,只怕還要去垃圾桶找吃的吧,呵.....”

    言罷,林雨欣嘲諷的哼笑一聲,得意又鄙夷的撇他一眼,頭也不回的離開。

    夏宇點上一根四塊五的紅金龍,看著她的車遠去,眼神越發的寒冷。

    那么大的綠帽子扣在頭上,任何一個男人都是無法接受的,更何況是北境之地的戰王??!

    ‘林雨欣,本想許你一生幸福,可惜你耐心實在是太差了,有些事做了,就無法再回頭?!?br/>
    下面的內容,大家去新書第三章開始就能接上了,別忘了收藏投票支持新書哦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北京快乐8骗局全过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