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靈域小說網 > 禁區獵人 > 第六百二十二章 老夫少妻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靈域小說網] http://www.bdfpjh.tw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瑞士的日內瓦湖北岸,有一座十萬人口的小城洛桑。

    最近一年,市中心的公寓里,搬進來一對夫妻。

    盡管這戶人家行事低調,可依然引起了別人注意。

    其中這個妻子,是三十來歲的拉丁裔,長相成熟而又美艷,身材也是前凸后翹,出去購物買菜總會吸引旁人目光。

    短短一年不到,這女子就已經艷壓附近街道的所有女性了,芳名逐漸遠播。

    附近有家夜總會,老板從陪酒女那邊聽說,有酒客喝醉了念叨這個女人,說要是能一親芳澤,無論多少錢都行。

    這個老板很敬業,還專門派人去打聽過,得知那個女子似乎沒工作,于是專程登門拜訪,說是要給這女子一份待遇豐厚的工作。

    結果就被這家男人,一個七十多歲的東方老頭兒,揮著拐杖就攆出來了。

    這老頭兒不是別人,就是國際生物研究會的前副會長,何子鴻老先生。

    他跟以前的學生克勞迪婭結婚之后,在這兒共筑愛巢,過著隱退的生活。

    只是這一年的愛巢筑下來,老頭兒原本看著挺年輕的,這會兒就得用拐杖幫忙才能走路了。

    妻子克勞迪婭雖然長相好,但之前其實顯老,這會兒卻看上去珠圓玉潤,風采照人,反而年輕了幾歲。

    什么原因自然不必多說,何子鴻趕跑了那個夜總會老板之后,摸著自己的后腰,覺得這不是個事兒。

    其實他挑這個退休的地點,是有講究的。

    這兒是個文化多元區,外國人在這兒很常見。

    本以為自己這對夫妻應該不那么引人注意,結果架不住老婆太漂亮。

    光老婆漂亮其實不怕,華夏的獵門總魁首林朔的老婆那更漂亮呢,人家還不止一個。

    問題是何子鴻本身是個老年人,老夫少妻看著不般配。

    何子鴻自己又不是什么富豪,如今退休了也沒多大勢力,有個美艷的妻子,這就容易讓人起歹心。

    何子鴻回到客廳之后,一邊抽著香煙,一邊惦記著要搬家,然后自己找點事情做,不能整天跟妻子待在家里了。

    不然自己這身子骨,吃不消這個年輕的娘們。

    只是搬家這個事兒,如今對他來說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錢是一方面。

    他從國際生物研究會副會長的位置退下來,對外宣稱是光榮退休,其實并不是。

    之前研究會的大長老苗光啟出走,在華夏建立了奇異生靈研究會,這個事兒對國際生物研究打擊很大,他何子鴻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的。

    所以他這個副會長的位置,是被長老會彈劾掉的,對外說是退休,那算是給他留了面子。

    面子是有了,里子就沒了,退休金一分錢沒有。

    何子鴻作為一個國際知名的生物學家,手里當然有個人積蓄。

    可沒了這筆退休金,之后就沒收入了,所以用錢得稍微省著點兒。

    畢竟他自己說不定哪天眼一閉走了,妻子還年輕呢,以后得過日子,多少給她留點兒。

    搬家那得買房置地、采辦家具,這都是錢。

    當然那是不動產,也是財產,問題不是很大。

    關鍵是他何子鴻退休之后,被國際生物研究會要求住在瑞士,不能離開這里。

    因為奇異生靈研究會在華夏建立了,他何子鴻又是個華人,這一離職一旦去了華夏,那國際生物研究會肯定不答應。

    目前這個公寓,就是國際生物研究會給他租的,監視居住。

    所以搬家不僅是財務問題,還是個人身安問題。

    何老先生琢磨了一會兒,沒什么好辦法,挺犯愁的。

    就在這個時候,門鈴響了。

    妻子克勞迪婭這會兒是買菜去了,算時間是快回來了,何子鴻趕緊起身去開門。

    門一開,外面是個男人。

    剛剛打跑了一個夜總會老板,這會兒再來一個男人,而且看這人的模樣,這不是善茬兒。

    一米八的個子,人壯得跟個水泥墩子似的,身子寬度跟厚度基本一致。

    臉上還有一道疤痕,像是一條蜈蚣趴在臉上。

    也就是何老先生作為生物學家,那是吃過見過,什么奇形怪狀的生物都研究過。

    否則光這個男人的長相,一般老頭一開門見到這么一個主,那得嚇得當場撅過去。

    其實這個人,跟何子鴻是有過交集的。

    于瑞峰,黑水龍城那筆買賣,兩人當時敵對過,只是于瑞峰沒在何子鴻跟前露過面。

    事后,根據魏行山提供的線索,a

    e查過于瑞峰,并且給何子鴻通報過。

    所以何子鴻知道這人的名字和大致的情況,但不知道他長什么樣。

    如今兩人一碰面,何子鴻不認識他。

    一看這男人這副兇神惡煞的樣子,再結合自己剛才趕跑了一個夜總會老板,所以何子鴻自然就認為,這估計就是夜總會老板雇傭的保鏢。

    先禮后兵嘛,剛才軟的不行,這就要來硬的了。

    而且于瑞峰一開口,還特別氣人。

    這漢子大嘴一咧,說道:“你老婆挺漂亮啊?!?br/>
    何子鴻別看年紀不小了,可老頭兒能娶年輕媳婦兒,那心態還是很年輕的。

    一聽這話火就壓不住了。

    老頭兒心想我這輩子也夠了。學術成就不低,足以青史留名,到老還能有個漂亮媳婦兒真心相付,兩人相濡以沫。

    如今在這兒被人監視居住,這是虎落平陽,日子雖然有滋味兒但往前已經沒盼頭了。

    而且我這一個老頭兒,如今看起來還是年輕媳婦的累贅。

    索性把這條老命拼了。

    于是何子鴻是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,掄起拐杖這就要拼命。

    于瑞峰嚇一跳,趕緊一把把老頭兒摟住了,一邊制住他的手腳,一邊往屋里推,腳一勾還把后面門給帶上了。

    “何老頭你冷靜,我是自己人?!庇谌鸱遄炖镆贿呎f著,一邊把老頭摁在沙發上,“這么大年紀了,怎么還這么大氣性呢?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,你那漂亮媳婦兒怎么辦?”

    何子鴻人在沙發上坐穩了,同時穩了穩心神。

    話他聽進去了,據說是自己人。

    這是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因為他之前跟華夏那邊聯絡過,這會兒已經被監視居住小一年了,按理那邊早就該派人來接應自己了。

    其實,這是何老先生高看自己了。

    有他沒他,奇異生靈研究會一樣干。

    科學研究是有時效性的,他何子鴻早就不在生物科技的前沿領域了。

    年紀也大了,就學術能力而言,他現在遠不如楊拓。

    苗光啟邀請他,并許下副會長這樣的重要職位,就是個千金買骨的事兒。

    知道你現在是個廢物,但是名氣大,能把你邀請過來,這樣世界的科學家都能看到中方的誠意,有利于以后的科研人才招攬。

    所以何子鴻能去華夏,那自然最好,不去那就拉倒,苗光啟才懶得操這個心。

    要不是這次林朔過問,何子鴻余生也就只能在瑞士渡過了。

    可何子鴻不這樣想。

    這會兒他看到于瑞峰言明是自己人,就覺得應該是國際生物研究會監控嚴密,中方的人到現在才跟自己接上頭,那是排除萬難歷盡艱辛。

    所以老何穩住了心思之后,很受感動。

    他沉聲問道:“這位同志,我應該怎么稱呼你?”

    “嗐?!庇谌鸱宕蟠筮诌值財[了擺手,“咱倆其實是老相識了,我叫于瑞峰?!?br/>
    何子鴻一聽到這個名字,覺得似曾相似,人愣了一下,又問道:“你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于瑞峰啊?!庇谌鸱逍Φ?,“咱倆其實有交情,就在外興安嶺?!?br/>
    一聽到這話,何子鴻就徹底想起來了。

    老頭兒反應不慢,趕緊拉開沙發前頭茶幾的小抽屜,把里面一把手槍給拿出來了。

    “咔嚓”子彈上膛,何子鴻用手槍指著于瑞峰,眼珠子都瞪圓了。

    于瑞峰很淡定,被搶指著腦袋,這種事兒他經歷過很多次了,習以為常。

    這位奇異生靈研究會美洲分部的安官,白了何子鴻一眼,說道:“老頭兒,你再好好想想。

    黑水龍城的那批文物,是不是最后都到華夏首都博物館了?

    那幾個中國籍的伐木工,是不是都安回家了?

    鉤蛇是不是死了?

    你們這幫子人,除了王勇那個是意外,其他人到最后是不是平平安安的?

    我于瑞峰真要下殺手,總魁首跟蘇家家主我可能吃不消,弄死其他人那還不是玩兒一樣。

    你現在還有命活著,還娶上了一個年輕漂亮的媳婦兒,那是我于瑞峰槍下留人。

    怎么,你現在倒是拿槍指著我了?

    還他娘是把仿真槍,這槍膛線都沒開呢?!?br/>
    何子鴻聽完這番話,也就把槍放下來了。

    確實是把仿真槍,壯膽用的。

    外興安嶺這件事兒,后來苗光啟沒有承認,可當時話里話外的意思何子鴻也聽出來了,就是他干的。

    所以這個于瑞峰,應該就是苗光啟的人。

    如今一點就透,前后的事兒就連起來了。

    何子鴻有些尷尬,岔開話題說道:“你是怎么找到我的?”

    “那還不容易嘛?!庇谌鸱逭f道,“你老婆克勞迪婭之前在國際生物研究會里頭,那是僅次于a

    e的美女嘛,照片我早就拿到了。

    然后我就去逛窯子,順便把你老婆照片到處發,就說這是我的舊情人,然后跟一老頭跑這兒來了。

    所以這個女人啊,我是又愛又根,于是我就心理變態了。

    哪家窯子要是把這個女人弄下海,讓她變成一個人盡可夫的婊子,我出一百萬美金。

    找到她的下落也行,我出十萬。

    這不,不出三天,你家就被人摸到了?!?br/>
    何子鴻聽完這話,是差點一口氣沒倒上來,手哆嗦上了。

    搞半天剛才那個夜總會老板,就是這人招來的。

    “哎,對了?!庇谌鸱逭f道,“十萬美金的消息費,我這人言而有信,付出去了,你這兒是不是能報銷一下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兩人在客廳聊著,何子鴻被于瑞峰氣得差點心臟病發作,門鈴又響了。

    于瑞峰原本挺放松一人,一聽動靜趕緊人影一閃來到了門后,把自己腰間的手槍給掏出來了,然后用眼神示意,讓何子鴻開門。

    何子鴻當然知道這會兒來人是誰。

    年輕媳婦兒去超市買菜,沒帶鑰匙。

    門一打開,果然是克勞迪婭。

    這女子一看到自己的丈夫,神色驚恐地說道:“老何,出事兒了?!?br/>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何子鴻問道。

    “剛才超市里的大屏幕,在轉播切爾諾貝利的野外求生節目,我看到一個男人在裝置上面拉弓。

    看他的姿勢,跟你之前跟我描述的,獵門林總魁首用追爺射箭一模一樣。

    而且現場還有兩頭巨大的猛獸,都被那個男人殺死了。

    這是不是就是獵門狩獵???

    這種東西怎么能直播出來呢?

    整個超市人心惶惶,都亂了,結賬臺差點發生踩踏事故呢!”

    “那你自己人沒事兒吧?”于瑞峰從門后亮出了身形。

    克勞迪婭一看忽然出現這么一個男人,一聲尖叫,把手里的牛肉萵筍西紅柿,砸在了于瑞峰身上。

    ……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北京快乐8骗局全过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