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靈域小說網 > 長生十萬年 > 第三千六百零二章 一戰成名!

第三千六百零二章 一戰成名!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靈域小說網] http://www.bdfpjh.tw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暴怒!戰飛自從生以來,哪怕是江山被奪,都沒如此的憤怒過。

    他也是第一次,如此強烈的,渴望將一個人殺死。

    轟!一拳如風,虛空爆裂!張子眼睛一花,人還沒醒悟過來,后背已經結結實實,重重挨了一拳。

    “好快的速度!”

    唐廣利眼睛一亮,忍不住喝彩。

    嘩!這話還剛說完,戰飛的巍峨身影,瞬間原地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“再來!”

    轟??!張子剛退后幾步,后背冷風驟然出現,他還沒醒悟過來,再次挨了一拳。

    這一拳力量之大,直接打的張子凌空而起。

    再來!”

    轟隆??!戰飛再次消失,再次出現之時,雙拳同時砸向張子。

    左勾拳,右直拳!兩拳轟隆,只打的張子口吐鮮血,一顆門牙瞬間落地。

    砰!下一刻,張子從虛空墜落,如死狗一般,直挺挺的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竟一動不動,徹底失去了戰斗力!呼!呼呼!三拳之后,戰飛這才焦點一點,緩緩從虛空降落,輕輕站在了張子的面前。

    三拳,定輸贏!嗡!這堪稱恐怖的震撼一幕,看的列國貴子無不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“老夫……竟然敗了?”

    “老夫為了這一國臣民,為了輔佐大王,不惜將靈魂獻祭,淪為大河神的狗,居然敗給了一個凡人?”

    噗嗤!一口黑血噴在地上,張子掙扎著想站起來,卻發現自己徹底失去了所有的氣力。

    眼前這年僅十五歲的少年,他起死回生之后,竟然只用三拳,就徹底震碎了自己的精氣神?

    這……這怎么可能!甚至張子還發現,一旦給他隕滅之后,恐怕會徹底灰飛煙滅。

    就連轉世輪回,重生的機會,都沒有!“戰家的飛狐訣,竟然這么強?”

    “戰飛還只有十五歲,如果再給他百年時間,這偌大的大河平原,還有誰是他的敵手?”

    張子目帶驚恐,第一次,他望向戰飛的目光中,多了一絲畏懼。

    太強了!實在是太強了!昔日的戰飛,只不過是一個傀儡,被慕容彥君所操控。

    但今日,戰飛卻用堪稱無敵的霸道三拳,對世人宣布了他的強大。

    而原本不可一世的張子,卻徹底淪為笑話,成為了戰飛通往成功的墊腳石。

    “我家的飛狐訣,若是修煉到極致,一拳之下,可滅百萬生靈?!?br/>
    “和祖先戰無雙相比,我這三拳不算什么,不足為道!”

    雖然知道張子生機已斷,即將飛灰湮滅,但戰飛卻并沒驕傲。

    他臉色平靜,冷冷的望向張子:“所謂人之將死,其言也善?!?br/>
    “張不良,我念你為國盡忠,也算是個忠臣?!?br/>
    “你我雖是敵人,但你即將死了,你的昔日種種,我都不會計較?!?br/>
    “只要你放了九娘,我愿以生命起誓,庇護長風一國臣民?!?br/>
    “只要我戰飛不死,你的家人絕對不會出事,你所守護的臣民也會平安?!?br/>
    “當然,你若是不肯說,我也絕對不為難?!?br/>
    說完,戰飛轉身就走,竟不再看張子一眼,走的極為從容。

    對小楊柳這個女人,戰飛非常喜歡,這是他的初戀。

    但問題是,小楊柳被困青云,而這青云只是幻象投影而已。

    戰飛已經明白,真正的甘九娘,恐怕已經死了。

    既如此,何必多言?

    反正張子也快死了,甘九娘這筆仇,戰飛已經報了。

    這一刻,戰飛哀莫大于心死,明白自己的余生,都不會再愛任何人。

    戰飛也終于能理解,為何在唐月遙走后,姐夫葉紫陽會那么拼命。

    原來愛上一個女人,是這樣的感覺!只可惜的是,當戰飛明白一切之后,一切都已經成為了追憶!“張子,你……就這樣走了?”

    “難道你就不想知道,小楊柳在何方?”

    望著戰飛遠去的背影,張子一番掙扎,忽然說出了這句話來。

    嗡!這話一出,戰飛猛然回頭:“你是說,九娘沒死?”

    語氣之中,滿是激動。

    “當然!”

    “小楊柳若是死了,這虛空之中的青云,又如何會出現?”

    “戰飛,其實嚴格來講,老夫和你之間,并沒任何仇怨?!?br/>
    “不錯,老夫是恨你殺死先王,但長風國和飛雪國交戰,此乃國戰,彼此雙方生死都很正常,老夫豈能如此下作,將一個小女人給綁了?”

    “反正老夫都要死了,不如告訴你實話,其實老夫是……”轟!張子這話還沒說完,卻見原本晴朗的虛空,竟在一瞬間電閃雷鳴,烏云密布。

    “你究竟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九娘,她身在何方?”

    “快說!”

    望著一言不發的張子,戰飛勃然大怒,一把提起張子的脖子。

    然而張子張了張嘴,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。

    “禁言術?”

    “這……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“這是有人將張子的聲音給封殺,讓他無法說話了!”

    列國貴子之中,有人驚呼,全場沸騰。

    “禁言術?”

    “大王,我聽聞傳說中,唯有超凡入圣的圣人,和那虛無的天道,才能施展禁言術,這……”唐廣利目帶緊張,手握長弓,戒備的望向虛空。

    虛空之中,狂風肆虐。

    那黑壓壓的烏云,那翻滾轟隆的雷霆閃電,帶給眾將士巨大的壓力。

    哪怕是唐廣利,他也感覺到了不安。

    就仿佛在這九霄云層之中,隱藏了什么東西,隱藏了一股能覆滅一切的力量!“禁言術的原理,乃是對天地靈氣足夠了解,瞬間操控四周的一切空間,從而化為類似領域的特殊手法?!?br/>
    “雖說這種手法很難學會,但并非只有圣人才會?!?br/>
    “只要修為足夠高,或者掌握了某種特殊力量,同樣可以讓人禁言?!?br/>
    “只是間隔如此遙遠,卻依舊能隔空禁言,這說明此人的力量,已經到了一個極高的地步?!?br/>
    “放眼整個大河平原,能如此輕松影響天地,并禁人言的,唯有一人!”

    誰?

    一聽葉秋這話,唐廣利忍不住豎起耳朵。

    列國貴子的目光,也齊刷刷的望向葉秋。

    就連戰飛也是一愣,灼灼望向葉秋。

    戰飛也很想知道,究竟是什么人,能讓張子畏懼到了如此地步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北京快乐8骗局全过程